四中四多少倍 > 國農科技扣非凈利連虧重組無進展   劉益謙單祥雙豪賭已4年仍然浮虧

彩霸王高手精准玄机中特:國農科技扣非凈利連虧重組無進展   劉益謙單祥雙豪賭已4年仍然浮虧

2019-05-23 06:34:06 來源:長江商報

四中四多少倍 www.pcvzm.icu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A股“不死鳥”國農科技(000004.SZ)還在掙扎,資本大佬劉益謙、單祥雙早已浮虧。

國農科技的前身是深安達,作為與萬科、平安銀行同時上市的深交所老五股之一,其命運多舛,公司六度易主、九次更名、頻繁更換主業,多年被ST。如此頻繁變動的背后,是其經營業績頗為不堪,近幾年更是靠出售資產、調整會計核算方法等手段勉強???。

長江商報記者查閱年報發現,去年,國農科技再度虧損2027.08萬元。今年一季度,借助出售資產,公司實現凈利潤535.01萬元。不過,2017年至今年一季度,公司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一直是虧損,??茄沽ζ媧?。

國農科技目前的實控人為李林琳,系三順藥業李華鋒之女。2013年5月,李林琳入主以來,曾頻頻動作,多次籌劃重大資產重組,遺憾的是均以失敗告終。今年3月底,公司再次宣告重組,擬收購智游網安100%股權。截至目前,重組已近兩月,尚未見實質性進展。

備受關注的是,或為了豪賭重組盛宴,2015年7月前后,資本大佬劉益謙通過國華人壽舉牌,單祥雙通過中科匯通兩次舉牌。彼時,股價最高達43元,而昨日,國農科技股價為21.48元,已然腰斬。二人均已浮虧。如果考慮國華人壽萬能險超過8%的資金成本和四年時間成本,劉益謙虧損不少。

而重組屢屢告敗,總資產不到2億元的國農科技已淪為微型殼公司,如果賣殼依舊不順利,劉益謙等又還能堅守多久?

新一輪重組兩月未見實質進展

李林琳推動的新一輪重組是收購其弟弟控股的資產,似乎具有不確定性。

今年3月25日,國農科技與智游網安及其主要股東彭瀛簽署資產購買協議,擬收購后者100%股權。公司當日公告稱,預計本次交易涉及的金額將達到重大資產重組標準,目前該事項仍處于洽談階段,雙方正在積極協商溝通中。

4月10日,國農科技披露了重組預案,擬通過發行股份方式購買彭瀛等19名交易對方持有的智游網安100%股權。

智游網安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移動應用安全服務提供商,主要從事針對移動應用安全的方案規劃與設計、產品開發、安全管理服務等業務。最近兩年,智游網安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04億元、1.38億元,凈利潤2464.87萬元、6143.04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收購構成關聯交易,交易對方睿鴻置業、珠海普源的控股股東為李琛森,其與公司實控人李林琳系姐弟關系。

5月10日,國農科技披露上述重大資產重組進展情況,稱截至目前,本次重組涉及的審計、評估、盡職調查和商務談判等相關工作仍在進行中。

顯然,重組已推進近兩個月,仍未披露交易報告書,這些給此次重組能否順利完成增加了變數。

李林琳是2013年5月入主國農科技的。當時,29歲的李林琳以5400萬元價格從安慶乘風制藥手中拿下國農科技大股東深圳中農大科技投資60%股權,從而間接入主國農科技。

李林琳入主后,資本運作也很頻繁。2014年2月,公司計劃向大股東中農大及實控人李林琳各發行800萬股,募集不超過1.77億元,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銀行貸款。結果該議案遭到中小股東聯合抵制。

當年9月15日,公司再啟定增募資,以每股13.38元向李林琳、大股東中農大及另一名非關聯自然人魯國芝發行股份,募資2.14億元用于山東華泰的新建廠區項目,結果因定增材料準備時間較長要延期,遭到第二、第三大股東反對而擱淺。

兩次定增募資失敗,公司轉而籌劃收購資產。

2016年3月,公司停牌重組,擬以現金收購及增資方式獲取安徽恒星制藥51%股權,其結果依然是失敗,原因是與交易對方未能就最終條款達成一致。

2017年4月,公司又一次公告停牌重組。這一次,重組推進不足兩個月,因公司涉嫌信披違規而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重組被迫流產。

無奈之余,公司投資設立子公司,玩“跨界”。去年7月,公司宣布以自有資金2000萬元投資成立全資子公司廣州國科互娛,進軍移動網絡游戲。

上市28年六度易主

作為深交所老五股之一的國農科技,經營業績一直較為慘淡,命運頗為不佳。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1991年1月14日掛牌交易的國農科技,在上市之初業績就不穩定,1991年至1994年,其實現的凈利潤為804萬元、2349萬元、4076萬元、2924萬元。從第五年開始,連虧兩年后,1997年實現凈利潤1573萬元,1998年再次虧損。此后的1999年至2003年的5年,雖然屬于微利,總算保持了持續盈利狀態。

然而,好景不長。從2004年開始到2008年,公司連續5年虧損。此后,公司不是虧損就是微利,如2009年至2015年,其凈利潤分別為718萬元、2464萬元、1239萬元、201萬元、-103萬元、380萬元、125萬元。2016年,公司凈利潤暴增30.51倍,達到3929.23萬元。

2017年,凈利潤大跌78.20%至856.67萬元,而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則虧損301萬元。

整體而言,如果以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來考量,公司已瀕臨退市,因此也被稱為“不死鳥”。近幾年,公司基本上是靠變賣資產來維持,如2015年變賣子公司北京國農物業獲得464萬元,從而當年實現凈利潤125萬元。

2016年出售國農置業99%股權收回6434萬元,使得當年實現凈利潤3929萬元。值得一提的是,掛牌價為10724萬元,最終成交打了6折。而且,接盤方深圳百盛通購買上述資產時成立僅17天,注冊資本100萬元。顯然是沖著接盤而設立。

當時,公司在年報中表態稱,未來將集中資源發展醫藥業務,逐步打造綜合醫藥制劑制造平臺,且房地產開發業務已多年無新增項目,故剝離房地產業務,聚焦生物醫藥主業。有意思的是,國農科技聲稱重點發展的醫藥業務,僅靠子公司山東華泰承載。彼時,公司參股的4家公司中,僅有山東華泰涉足生物醫藥的研發、生產與銷售。由此足見公司轉型決心之大。

2017年,與此前靠出售資產保住不虧不同,這一年,公司盈利靠會計核算方法調整。年報顯示,公司對外投資中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轉換為長期股權投資,增加6137.14萬元。

去年,國農科技虧損2027.08萬元,同比下降336.62%。今年一季度,公司通過出售山東華泰資產成功扭虧。

業績不佳,公司頻頻易主。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最初,公司的控股股東為招商局蛇口工業區運輸公司,隨后,相繼有北京大學下屬的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團、中國農業大學下屬的中農大科技企業孵化器公司,到安慶乘風制藥有限公司、香港富景集團投資有限公司。直到2013年,李林琳入主。至此,已經六度易主。期間,公司名稱先后有深安達、北大高科等,更名9次。其主營業務也是多次變換,上市之初,其經營范圍包括汽車貨運、客運、貨物倉儲、汽車維修及配件銷售等,此后逐漸涉及到通信、計算機、房地產、新材料及生物技術的開發等領域。

劉益謙潛伏4年仍浮虧

如果國農科技此次賣殼不順利,已經苦守4年的劉益謙不知道能否堅守下去。

李林琳入主之后,市場猜測其會推進國農科技重組,包括收購其父親李華鋒的公司三順藥業。尤其是2016年,國農科技接連出售房產、物業,宣稱聚焦醫藥產業,這與三順藥業產業相吻合。

就在國農科技正式宣稱聚焦醫藥產業前夕,資本大佬接連入股。

最先入股的是新三板公司中科招商實控人單祥雙。中科招商是一家投資公司。從2015年6月開始,中科招商子公司中科匯通在二級市場大舉增持。彼時,正值A股大幅波動,中科匯通在不到兩個月內逆勢連續舉牌。至當年三季度,其持股比就達到11.33%。粗略估計,舉牌成本在3億元左右。

當年7月8日,劉益謙也通過國華人壽在二級市場舉牌。短短一周,就買進了419.89萬股,占國農科技總股本的5%。此后,有少量增持,持股比達到5.01%。粗略估算,其舉牌為0.9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中科匯通增持時,股價最高超高43.58元,最低為26.73元,平均成本超過28元。國華人壽的增持均價為21.09元。

2015年以來,國農科技未曾實施現金分紅,因此,股東均未獲得分紅收益。

截至5月21日,國農科技收盤價為21.48元,市值僅為18.04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粗略計算發現,剔除2017年出售的112.08萬股,中科匯通持股總數為839.76萬股,占總股本10%(期間,曾將300萬股轉讓給中科招商,合并計算),市值僅為1.72億元。加上出售的市值約為0.26億元,合計約為2億元,相繼3億元舉牌成本,單祥雙已經浮虧過億。

相較單祥雙,劉益謙的虧損幅度要小很多。單純從賬面上看,目前僅浮虧235.7萬元。但是,國華人壽動用的是收益率達8%的萬能險資金,加上4年時間,綜合下來,虧損的金額也不少。

當然,如果此次賣殼順利,劉益謙、單祥雙的苦守將被股價大幅上漲來補償。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重庆市彩开奖号码记录 澳客彩票网 北京pc28在线预测 江西11选5任8稳赚 在线二十一点手机游戏 北京pk10赛车走势分析 3分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好 重庆时时彩 三公扑克牌软件 登录北京时时官网 新11选5技巧稳赚 二人麻将棋牌 天津时时实体店 五个筛子比大小的玩法 百人炸金花游戏开发 北京塞车免费计划软件